明愛安老服務

明愛安老服務

Ng Kwok-hung (in blue) instructs his team on video editing software. Picture: Vicky Wong

Wanted: Aspiring videographers, no experience necessary, preferably retired.

Ng Kwok-hung is recruiting.

The 78 year old leads a team of over-60 year olds for Caritas, an aged services provider that helps the elderly express their thoughts and final wishes to their families on film, a service that’s proved so popular it’s being expanded.

 

It started a few years ago and found a niche, allowing subjects to broach topics with their families via video that remain taboo or difficult to discuss for many in Hong Kong.

“Usually, the elderly have a lot of things they would like to share with their family members, but they are not ready to,” Ng said.

“Using the video makes them more comfortable to speak about their needs. It serves as a bridge between them and their family.”

The program also has another purpose, says Ng, a chatty former cab driver who first dabbled in videography a decade ago to film his vacations.

“We hope that by having a program like this, we can prove that Hong Kong’s elders can still do things, and can still work with equipment like cameras,” he said.

“We also hope… this will change older people’s mindset, [some may] they think [that] because they’re old, they’re useless. They shouldn’t think that.”

To accommodate his team, Ng said he had to make a few customizations to the gear.

The 3-inch screen on the high-end camera, for one, was too small, so a bigger 7-inch monitor was added on top.

“There are people who see us working and ask ‘why do you need such a big screen?’ It’s because without it, we won’t be able to see what we’re doing,” he said, adding that quality earphones were also a must for those hard of hearing.

Some of the gear used by the team. Picture: Vicky Wong.

The team — currently numbering 10 — gather once a week to practice with the camera and learn how to edit.

On a recent Tuesday, several members met at the Caritas Social Centre for the Elderly in Sha Tin, where Ng walked them through video-editing software Adobe Premiere.

The computer, said Ng, had also been somewhat adapted to the group’s needs — with a microphone added so those who can’t read the English-formatted software can relay instructions in Cantones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hat they need to be interested in learning; if they are interested, then it’s not difficult to learn,” Ng said.

The competencies of the group is mixed. Some, like retired wedding photographer Sam Au Young, 64, have a background in the craft. But even with his experience, getting up to speed with the digital gear took some work, Au said.

“Now we’re a lot older, a lot of the technology has changed, so we take a lot longer to learn new things and the skills we learned before aren’t enough for today. That said, I’m OK with the equipment,” he said.

For members like Ken Chu, 64, who had little experience with a camera before joining, the program was a way to learn and keep busy.

“I retired a few years ago, and my job used to be really busy and stressful,” he said.

“So when I retired, I knew I didn’t want to do anything too stressful, so I started doing Tai Chi, but that didn’t do anything for me.”

Ken Chu practicing his video editing skills watched on by other members of the team. Picture: Vicky Wong

Simon Fung, who started just a month ago, came to the team with some experience in the field, having worked as an editor at Asia Television (ATV).

He also has intimate knowledge of something else central to the team’s mission.

In many of the messages the team records, subjects reflect on death, a subject often avoided within Chinese culture.

Fung knows personally what it’s like to confront mortality.

“I started thinking about life and death when I was diagnosed with liver cancer,” says the 64-year-old, who recovered after receiving a liver transplant two and a half years ago.

“Liver cancer is one of those diseases where you can die pretty quickly… you start thinking about things differently, about being more open.”

Ng and his team have now filmed over 50 subjects. Among regular themes, he said, was the desire to see their loved ones more and share their thoughts on how to take care of grandchildren.

Some became emotional, he said, recalling one particularly poignant case of a man whose family and friends had stopped visiting. 

“One of the main focuses is to solve problems or arguments from the past before they die. To have family harmony,” said Ng.

“Children regret not being able to return parents’ love before they pass away.”

In another case, he recalled, a father who had been tough on his children apologized for often being angry.

“In the video he said sorry. He said he just wanted the children to be good,” he said.

Ng said he was hoping to find several new members and get everyone’s skill level to the point they can operate solo.

 

“Our hope, in the future, is that each person can go out and do everything on their own – set up the equipment, record the message and so on.

“If you retire and just stay at home all day and don’t see people, then you lose a bit of your spirit and energy. If we encouraged all old people to go out, interact with other people, then everyone would be a lot happier.”

Retirees turn to videography to ‘build a bridge’ between the elderly and their families

週五, 06 七月 2018 17:17

明愛長青學院第七屆畢業禮

週五, 15 六月 2018 10:55

明愛愛耆職

培訓第三齡人士,接受再培訓,發展退休後的有償義工或再就業機會。培訓系列包括: 護理、教育、活動支援及專業技能。第ㄧ期的電腦文書處理訓練班已順利完成,各學員正準備到各單位實習。新課程會繼續推出。如對服務有興趣,歡迎致電26010910查詢。

愛耆職

不少長者在臨終前,可以跟最愛說最後一句說話的其實不多,他們可能因為急病離世,甚至有些因為礙於跟家人的距離,未必可以講到心中感受。而在一間安老中心入面,就有一班長者,將自己學到的剪片和攝錄技巧活學活用,為居住安老中心的老友記拍攝「預前叮囑」,即是大家所說的「遺願」。

留給最愛的禮物   攝下長者最真心的說話

生命的次序是生老病死,長者經歷了人生百態,最後就是要迎接死亡。在明愛長者中心,有一條「第三齡服務支援網絡」的組別,整隊組員都不是年輕人,反而是60歲以上的長者。他們的工作,除了是幫長者攝下日常活動外,更重要的是為他們拍下心願。記者到訪時,有一位婆婆正在拍攝,更在鏡頭前細訴心中情。「我有一班子女真的很感恩,我兒孫滿堂,每一個都好孝順,如果有一日我上了天堂,我希望他們開開心心,不要為我難過。」婆婆指。

當好多人都覺得老人家不會說心願時,其實他們的心態已經比以前開放。

當好多人都覺得老人家不會說心願時,其實他們的心態已經比以前開放。

甚至在鏡頭前,他們更能表達對家人的愛。

甚至在鏡頭前,他們更能表達對家人的愛。

為老友記付出心意  安老中心長者攝製隊

為一班公公婆婆拍攝的隊伍,很有趣的,同是一班公公。「第三齡服務支援網絡」在2014年成立,主要希望一班長者能夠透過培訓,實踐他們的所學,為其他老友記提供拍攝服務,甚至希望為他們拍下心願。「其實都有不少公公婆婆思想都算開放,會想表達自己最後的心願,有時他們不懂得在家人面前表達,鏡頭或者會幫到他們。甚至有些公公婆婆,他們是孤身一個人,都希望有人關心他們,希望在鏡頭面前剖白人生。」創辦人吳國雄表示。雖然他們同是老公公,60歲後才接觸拍攝和錄製影片,未必是最專業,但為了興趣和幫助一班老友記,在拍攝時都希望盡善盡美,幫人幫到底。

由9個人組成的長者攝製隊,致力為老人家服務,中間紅格衫為團隊創辦人吳國雄。

由9個人組成的長者攝製隊,致力為老人家服務,中間紅格衫為團隊創辦人吳國雄。

他們未必是最專業的攝影師,但卻有一份年輕人的執著。

他們未必是最專業的攝影師,但卻有一份年輕人的執著。

每次他們都可能會在不同崗位,學習更多拍攝技巧。

每次他們都可能會在不同崗位,學習更多拍攝技巧。

攝製隊除了拍攝外,更會幫忙剪輯。

攝製隊除了拍攝外,更會幫忙剪輯。

攝製組現在只有9人,他們更想多些老友記齊齊參與。

攝製組現在只有9人,他們更想多些老友記齊齊參與。

老人家要搬器材已經不容易,但為了幫另一班老人家拍下回憶,他們卻義不容辭。

老人家要搬器材已經不容易,但為了幫另一班老人家拍下回憶,他們卻義不容辭。

甚至他們會用自己學到的技巧,紀錄團隊所做的一切,留下回憶。

甚至他們會用自己學到的技巧,紀錄團隊所做的一切,留下回憶。

儀器都絕不馬虎,睇落都好重!

儀器都絕不馬虎,睇落都好重!

攝製隊每星期都會有一次檢討會和交流日,一個月更有一次例會,可見他們真的非常用心。

攝製隊每星期都會有一次檢討會和交流日,一個月更有一次例會,可見他們真的非常用心。

連會議紀錄都有。

連會議紀錄都有。

 

學到老用到老  攝製隊的不老「大雄」:最重要是親情

人愈老愈需要回憶,所以吳國雄覺得要拍下日常生活的片段去留念,甚至決定為一班老友記紀錄生活點滴,拍下他們心中所願。「畢竟我都78歲,每個人都會老,會有離開的一日,有時候跟家中的人有代溝,未必細訴到自己感受。但拍下心願,能令家人知道自己更多的想法,所以我幫人的同時,如果別人要拍我我都無任歡迎。」好多人甚至是長者自己本身,都會認為隨著年紀愈大,就覺得自己是「冇用」,不過在攝製隊創辦人「大雄」來說,老不代表是廢!「當初成立這個組別的原因,是想透過這條team,去令大家知道,老不代表是廢,大家可以一起學習一起實踐,甚至更想多一點長者去接觸我們,去參與我們!」

創辦攝製隊的「大雄」,並不像叮噹中的大雄一般弱小,反而對生命有一份執著,活到老學到老。

創辦攝製隊的「大雄」,並不像叮噹中的大雄一般弱小,反而對生命有一份執著,活到老學到老。

大雄哥roll機前,除了檢查清楚儀器外,甚至連附近的環境和聲音都會觀察入微,希望令影片更加完美。

大雄哥roll機前,除了檢查清楚儀器外,甚至連附近的環境和聲音都會觀察入微,希望令影片更加完美。

甚至後期剪輯,大雄都希望做到盡善盡美。

甚至後期剪輯,大雄都希望做到盡善盡美。

從拍攝中重拾回憶   團隊顧問歐陽華海

記者在查問下,知道在攝製隊中有一名顧問,他的名字叫歐陽華海,他以前一直都有研究拍照,但為甚麼會為長者拍攝「預前叮囑」呢?「其實在為長者拍攝的時候,當他們提起當年生活的點滴,你會從中有共嗚,然後回憶就回來了,幫到人時,都幫到自己回想當年。」歐陽華海表示。

在做義工的過程中不斷學習,令他的人生更有意義。

在做義工的過程中不斷學習,令他的人生更有意義。

在拍攝前,歐陽華海都會提供意見。

在拍攝前,歐陽華海都會提供意見。

當老友記在鏡頭前剖白時,鏡頭後的一班老友記,也會身同感受。

當老友記在鏡頭前剖白時,鏡頭後的一班老友記,也會身同感受。

「第三齡服務支援網絡」團隊
地點:明愛沙田長者中心(附屬中心)
電話:26010910

轉載自www.weekendhk.com-

呢個香港人】為長者拍「遺願」片!安老中心長者攝製隊 78歲創辦人:對長者來說,親情最重要

【蘋果日報】「我禮拜日去殯儀館喇又要去。」對於77歲的大雄哥而言,人到了白髮鬍疏的年紀,送別朋友竟不知不覺變成一件尋常事,說起來也不痛不癢。18年前,他離開運輸大哥的身分,由用電腦滑鼠學起,逐步進化成今日的攝影師,義務為長者中心的老友記拍攝「預前遺囑」,透過鏡頭走進別人的內心世界,更讓他賺得尊敬與滿足感。在攝影的天空下,大雄哥懷著一顆赤子之心,每次與志同道合拍攝,都是值得期待的旅程。


記者:陳麗賢 攝影:周智堅、陳麗賢 剪接:魏利民

60歲退休:「再唔去玩呢就冇機會喇」

吳國雄雖然在長者中心被尊稱為「大雄哥」,但一談起往事,瞬間回到十八少年。當年他性格主動又貪玩,學完英語就去做調酒師,之後又做過消防員,生活多姿多彩,活像「沒有腳的雀仔」。不過,隨著年歲漸長,雀仔也渴望落地,他想發展穩定事業,養活太太與三個子女,於是加入運輸業,既做司機又負責車隊管理,「當時我哋搏命,啲細路哥仲好細個,只係讀小學,佢哋都唔知咩事。只有我番到屋企,知道太太照顧好佢哋。」


40年匆忙過去,直到一天,大雄哥決定退下火線:「因為發覺嗰時我已經60幾歲喇。人生裡面好苦短,我認為如果自己有精神,仲可以行得走得,應該上半生辛苦,留番下半生嚟享受吓啦。」說著,他忽然想起星期日要去朋友的葬禮:「我朋友好有錢㗎,佢游游吓水突然沉咗落水底,咁就搞掂咗。所以人生係好無常㗎,如果我哋再唔去玩,年紀太大身體有問題,你有多多錢都冇用。」


變身攝影師 一切由電腦開始

大雄哥試過被女兒潑冷水,「佢成日叫我唔好掂部電腦,因為會搞到啲嘢唔見晒。」結果反而激勵了他加入長者中心,由「如何使用滑鼠」開始學起。完成電腦班後,長者中心又邀請他加入攝影班,於是試著上堂,結果一試便發展成終生愛好。


「講得好聽啲,謙虛啲就係想自己識多啲嘢。講得唔好聽,就係好勝。學學吓,我同朋友都覺得有興趣,於是買埋器材一齊帶過去。我哋初初學剪片,就用老人中心最簡單嘅軟件『會聲會影』,之後希望自己能夠upgrade自己,就走去學Adobe Premiere。」


不過,長者接觸新科技又談容易,「講到老人家學拍攝呢,我好多心得,點解呢?我碰過好多壁。」他發現無論攝影技巧及後期製作連「半桶水」都談不上,「靠撞下撞下咁撞番嚟,好多嘢都搞唔掂㗎。」直到2014年見到采風電影開辦「兩代合拍」退休人士紀錄片製作班,由年輕紀錄片工作者擔任導師,教授基本拍攝及製作技巧專業,前期及後期課程共16堂。大雄哥不但學到夢寐以求的實戰技巧,更有意外收獲:「識到班兄弟,有班老友記。咁啱明愛(長者中心)又想話搵個攝製組,大家不謀而合。」之後,「明愛第三齡服務支援網絡攝製組」正式組成,最初只有大雄哥和另一位成員,義務包辦拍攝及剪接長者活動,至今已發展成9位兄弟班,全部均是退休人士。


幫長者錄遺囑 走進他人內心世界

沒想到,藉著義工服務,他有機會拍攝難能可貴的畫面:「我哋要幫手錄預前遺囑,意思話長者講定啲嘢,財物點分法、點樣照顧等,唔喺度(過身)先畀屋企睇。佢哋講咗好多自己身世出嚟,呢樣對我影響最大。」受訪者的故事彷如人生一面倒影,讓他反思:「而家我哋影佢,將來我哋條路一定咁行,我都會咁行。咁係咪將來有啲義工,都可以服務番我哋呢?呢個想法對我做義工嘅信念都加強咗。」


77歲的赤子之心 期待拍片永遠無限「耆」

現時,義工攝製隊每星期起碼有一次聚會,大家齊齊帶電腦到中心重溫攝影作品,討論改善之處:「我地經常遇到有問題㗎,我哋剪片都係。我哋想辦法去解決,解決到好高興㗎。即係發覺自己仲係有用嘅,哈哈。」見到攝製隊慢慢茁壯成長,大雄哥興奮地說:「我發覺搵到啲好有能力,大家志同道合一齊喺度互相研究、互相學習,呢個就係一個最好嘅經歷。」每當有拍攝機會,他們都會嚴陣以待,彷彿忘記了年齡的限制:「我希望自己能夠喺身體好嘅情況下,繼續喺呢個志同道合班兄弟裡面,繼續可以做落去,就咁係最好做法喇。」

(蘋果日報) 2018年02月24日

週四, 22 二月 2018 10:51

智友醫社同行計劃

趙婉雯 明愛元朗長者社區中心 社工

幸運是我

電影「幸運是我」的女主角憑精湛演技獲世界獎項,她扮演一位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電影是實況劇,戲內戲外真實反映病患者的現況。

阿玲與媽媽

78歲的阿好婆婆一直與老伴住在元朗四十多年了,兒女們定期探望兩老。兩老生活本無憂無慮。2016年,阿好因心臟病引致中風入院。這次入院讓家人十分擔心,移居海外多年的女兒(阿玲)也回到香港探望媽媽。幸好這次中風沒有對阿好的身體造成很大影響,出院後身體康復良好。可是阿玲留意到媽媽忽然認不起平日熟悉的鄰居,多逗留在家裡不去晨運,突然對身邊的活動都不再感興趣了。阿玲更注意到媽媽有時情緒低落,哭泣一旁。甚至自我照顧的能力也出現了困難。對以上種種情況阿玲感到十分擔心,於是決定帶媽媽到醫院檢查。

經醫生診斷後,原來阿好是患上認知障礙症,阿玲和家人對此病毫不認識,腦海充滿了疑問:該如何照顧媽媽?為了支援阿好的情況,經醫院醫生的轉介,阿好參加了本中心由關愛基金推動的「智友醫社同行計劃」。

跨專業合作計劃誕生

智友醫社同行計劃於2017年2月投入服務,為60歲或以上患有輕度至中度認知障礙症長者提供護理、訓練和支援服務,以改善他們的認知能力、家居安全知識、自理能力、身體機能和社交技巧等。計劃又為護老者提供護理知識、壓力管理、輔導服務等等,以減輕護老者的負擔。計劃還定期舉辦個案會議討論和跟進。

護老同行

阿好在今年5月開始到明愛元朗長者社區中心參與計劃,每星期兩天,每天兩小時訓練。在訓練初期,阿好表現被動,對於嘗試新事物都表現抗拒;「我唔識架,無讀過書。」便是阿好的口頭禪。在團隊人員循循善誘下,阿好慢慢敞開心扉,訓練時表現更有信心和投入,笑容也增加了,還滔滔不絕與小組內的朋友傾談呢!阿玲表示媽媽每次進行完訓練後的心情都很愉快,精神充沛,這讓她感到欣慰。此外,阿玲也參加計劃的護老者支援小組,每次都準時出席,過程中和其他護老者分享照顧經驗和心得。阿玲表示從中獲得了支持和鼓勵,還有醫療和家居安全的專業知識,增加了她對照顧媽媽的信心和動力,也減輕了她的焦慮。

此計劃除了中心活動之外,團隊人員也會家訪長者。社工會了解他們的日常生活,聆聽他們的需要,給予情緒輔導和介紹社區資源;物理治療師會評估家居安全,教導合適運動,從而建立安全家居生活環境;護士提供藥物管理的意見和服藥的正確方法,還有醫療資訊和健康評估,使患者保持病情穩定和精神健康。再者,計劃的其中一個核心工作是定期和社會福利署的代表及醫院管理局的臨床醫護團隊舉行個案會議,商討長者的最新狀況,從而編訂一個合適的服務方案。

阿好即將完成整個訓練,她還會參加計劃之畢業禮,之後參與延續訓練及中心活動。阿玲期盼媽媽得到社區合適的支援下,可以健康並有尊嚴地繼續晚年生活。

週四, 22 二月 2018 10:36

『老有所為活動計劃』

眾所週知,本港面對人口高齡化,好像一個銅錢般有兩面的圖像:一方面,人口高齡化確實需要社會透過政策、提供資源給予支援;另一方面,它是社會內潛藏、雄厚的社會資本。以下三個服務計劃正正引證了高齡人士為社會建設的付出和價值實不容忽視。

全港亞軍及沙田區地區最佳活動
左鄰右里顯關愛 生存有價樂頤年

白玉珍 明愛利孝和護理安老院 社工

「你有一隻手,我有一隻手,加埋就有一對手」

這是一位中了風,半身不遂的婆婆,同一位腦部患有腫瘤以致面對同一命運的長者說的話。就在1+1=1的恩賜下,一群住在明愛利孝和護理安老院的體弱院友,創造出他們的神話來!

他們於二零一六年籌展了一項名為「左鄰右里獻關愛,生存有價樂頤年」的計劃。透過「燃點夕陽之旅」的小組歷程,院友勇敢地檢視及整合自己生命中的得失起跌,欣賞自己的付出與堅毅,繼而學習四道人生,向身邊人「道愛」、「道謝」、「道歉」與「道別」。進而討論對死亡的看法與預備。更有院友將一生事蹟攝製成生命故事,與市民分享,藉以激勵大眾珍愛生命。

這群體弱長者還憑以往生活經驗與智慧,推行一系列中國傳統文化承傳的行動,諸如:曬製陳皮、製作中秋花燈送贈沙田區長者、幼兒、護老者、外傭姐姐及院舍附近的商戶,建立關懷睦鄰的精神。就連一起協助的親友、大使、義工都被激勵至更積極投入義務工作的行列。與此同時,被訪的社區人士見到我們的體弱院友,無不被感動下來!

計劃提供了渠道,讓院友打破「他們是需要被呵護、被憐憫」的謬誤思想;更否定了「老有所為」只用來形容一群體健活躍的高齡人士。就在院友、親友及義工齊心合力委身下,計劃除獲評為沙田區的「地區最佳活動獎」外,還獲選為全港亞軍,切切實實的引証了體弱長者的能力!他們是可以由服務接受者,提升至服務提供者,更見証了明愛服務的信念:

「扶助弱勢社群 發展人的才能 致力溝通和解 建立回饋精神」

深水埗區地區最佳活動
引發「耆」想

潘嘉明 明愛鄭承峰長者社區中心(深水埗) 社工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寶」指的是長者擁有豐富的人生閱歷、寶貴的經驗及生活智慧,就像一盞明燈指引我們向前走,讓我們走的路即使崎嶇也變得更有勇氣及希望。但從現代化的香港城市,因住屋環境的變遷,年青一代較少與長者接觸和溝通,更甚的是「長者」這一詞換來負面標籤,令這明燈不再跟以往一樣發光發亮。

長者在是次計劃中擔任重要角色,因是次計劃是圍繞長者的《當年事》為題材,集合區內的長者、學校、青年團體及大專學生一同推行計劃,製作該主題的微電影,讓社區人士了解兩代溝通重要性。此外,透過年青一代參與探訪活動,推動他們持開放態度,了解長者的當年事,從中交流生活及成功經驗,給年青人寶貴經驗重新了解長者擁有他們的不一樣強項。而長者們也能夠分享他們的人生道理及日常生活技巧,將智慧承傳下一代,令明燈能夠再次發亮,發揮長者積極正面的角色。

運用多元素的介入手法來設計每項活動,讓長者正面及積極的一面向社區人士呈現出來,而參與的義工團體能夠透過計劃,加深青少年對長者的認識及改善他們對長者的刻板印象,擴闊他們的眼界。在社區層面方面,亦有助促進社區和諧及建立關愛的社區網絡。

元朗區地區最佳活動
友「盤」SHARE - 鄰里守望計劃

「婆婆,我今日要食老少平安。」我那頑皮的孫女正在向我說著她今日中午飯要吃的餸菜,令我勾起對母親的回憶。想當年母親因患糖尿病,什麼也不能吃,整天餓著肚子,我們福建人只會煎煎炒炒,對她的病不太好,鄰居的太太就特意教我做了這道餸菜,一吃幾十年,現在孫女也愛吃老少平安,一道菜、三代情,令我深深回味。

計劃就是由十大家常便菜的情懷故事徵集開始,菜譜收集後由「友里鄰里」義工親自在獨居長者家炮製,獨居長者一人生活,平日餸菜簡單,甚至一日兩餐同食一味餸菜,難得能與友鄰共膳閒話家常,菜式雖平凡,背後的意義却是很大。

計劃命名為「友『盤』SHARE」,盤有兩個意思,一是鄉村盤菜,喻意分享及團結,另一意義是結「伴」,獨居長者在社區內生活,缺乏支援,義工成為他們的好友伴,參加活動、在家中共膳,社區關愛就是這樣的孕育出來。

建立一個關愛共融的社區,不同年齡層的互相接納及欣賞很重要。計劃中,邀請年青人及長者互拍在社區上喜歡閒聊聚腳的地方,互相交流對社區之想法,長者義工也藉此介紹長者友善設施,兩代就溝通、生活文化及需要等認識增進不少。

計劃獲獎,實有賴義工們之投入參與,多謝您們!

崔允然 明愛西貢及中東九龍區 高級督導主任

當提到日本,大家會想起什麼呢?潮玩、潮食?科技產品?風景名勝?還是他們的好客之道?日本確實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城市,以下會和大家分享一個非一般的日本遊,帶大家走進日本的「以心出發,以人為本」的非凡體驗。

今年9月,筆者跟隨機構到日本考察當地的社會服務和參觀「國際福祉機器展」。行程的第一站(第一至二天),是到足利市(Ashikaga)參觀多個社會服務單位。行程包括幼兒園、復康人士的訓練和就業中心、護老院等等。雖然這個城市不像大城市那麼繁華,但透過政府及非政府機構(社會福祉法人)的通力合作,共同在社區設施、醫療、社會福利服務上締造完善配套,令社會上有需要的一群,都能得到高質素的服務和照顧。

行程的第二站(第三至四天)主要是參觀在東京舉行的一年一度「國際福祉機器展」。這個展覽規模頗大,場館共分成六個展區,場內展出多種大型以至小型的復康器材和用品,同時,亦展出了一些有關服務運作的管理系統。從產品的設計到生產,都充分體現出這個國家十分著重推動將創新科技與社會服務連結,以提升社會上有需要人士的生活質素。

這次考察過程,除了感受到接待機構的熱情款待之外,最令大家難以忘懷的是他們「以人為本」的服務理念,為我們帶來不少新啟發和反思,若要簡單形容這次行程的得著,腦海中很快便浮現出「尊重」、「體貼」和「用心」這三組形容詞。從服務機構對服務使用者的體貼照顧、一切以人的需要出發、尊重個人的需要和發展,這些價值和態度,是這次行程的真實體會和收穫。

「尊重」與敬老,三代一起灌輸 ~~

日本尊敬長輩的文化向來都是很值得借鏡的,他們在推展長幼共融、尊敬長者的工作上非常認真,絕非單一口號式的宣傳,而是透過生活來實踐。就以我們參觀當地一間幼兒園(Fukui Nursery School 保育園)為例,該校教職員用心照料近130位0-5歲的幼兒,除了培養他們運動興趣、訓練他們的生活技能外,校方亦十分積極舉辦各類型的家庭活動,鼓勵學生、家長及家中的長者一同參與,亦會主動安排學生探訪居住於護老院的長者,與他們一同慶祝節日,從小養成敬老愛老的美德。

「尊重」人的價值,人盡其才 ~~

社會工作的其中一個價值觀是相信任何人都擁有其價值和才能。由復康機構營運的酒莊(CoCo Farm & Winery),他們有著崇高的服務理念,運用營商的手法結合社會服務的目標和意義,為智障人士提供一站式的就業和住宿等支援服務。他們按學員的能力提供培訓及分配不同的工作崗位,例如:種植或採摘葡萄、釀酒、種菇、搬運木材等等,讓他們各展所長,肯定他們的價值。機構出產的葡萄酒暢銷日本全國,更曾被國家用作款待外賓的佳釀。此外,當我們進園內參觀學員宿舍時,甫踏進飯堂的一刻,正在備餐的工作人員迅速把廚房的閘門拉下,這動作並非表示不歡迎我們的到訪,而是為了確保學員的餐膳衛生,從這細微的地方,亦充份感受到他們對服務使用者的尊重。

舒適的環境,「體貼」的照顧 ~~

「青空特別養護老人院」可容納70名有照顧需要的長者,當中有20個是暫宿位。院友可自由選擇用餐時間和地點,隨喜好擕帶自己的家具;院舍亦十分尊重日本人浸浴的文化和喜好,裝置了不少先進的浸浴設施。至於個人照顧計劃亦十分仔細,每天不單只提供起居飲食上的照顧,更關心長者每日的情緒需要。他們在設計院舍時已將全院劃分成多個區域,以小區照顧的模式,令照顧安排更加理想。

服務連結社區,提倡共融生活 ~~

不能不提的是日本的社會服務很積極推動服務與社區連結,「喜松苑」便是其中一個最佳例子,它雖然是一間安老院舍,但服務機構在院舍內設置社區咖啡室,鼓勵社區人士關心長者,保持與他們聯繫。而另一間專門為復康人士提供培訓和就業的社區咖啡店“Community Café Yokomachi”,更強調“No Community, No Life!!”的概念,積極推動傷健人士融入社區!

創科技術的發展,生活質素邁向前 ~~

日本推行服務上另一個讓人佩服的地方,是他們很用心和很努力運用科技製造出不同類型的產品,在「國際福祉機器展」的會場內,展出了大大小小的復康相關的設施和用品,例如大型的洗床墊機、接送傷健人士的汽車、互動機械人、離床警報、照顧服務運作管理系統等等。所見的產品都是以人的需要作出發點而設計和製造的,有效幫助身體有缺損的人士改善生活質素,真的很值得我們借鏡。

龐建業 賽馬會樂齡同行計劃 社工
蔡翠佳 賽馬會樂齡同行計劃 社工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失去
84歲盧叔在太太去年離世後,開始無所適從:『好似做咩都唔覺開心』、『咩都唔想做……』79歲的沈婆婆三年前因為黃斑病變和青光眼,雙眼逐漸模糊,直至完全失明:『自此就想與世隔絕』、『感覺好孤獨,好像被整個世界忽略了。』鄧婆婆做了四十年的教師,退休後,由於骨質退化而每天承受痛症的折磨:『不停係咁痛,我睇唔到希望……』

失去親朋摰友、失去健康、失去能力,『經歷失喪』正是長者抑鬱的一大特點,有研究顯示,本港約有百分之十的長者出現抑鬱的症狀。有見及此,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撥款、並由香港大學籌劃服務内容及進行研究,融合社區的精神健康服務及長者服務的創新試驗計劃──『賽馬會樂齡同行計劃』誕生了。

計劃維期三年,2016年10月開始啟航,期望透過個案輔導、情緒治療小組(認知行為治療)、生活動力小組(如:舞動所能)和專題小組(如:痛症、失眠及減壓等)幫助正在承受不同程度情緒困擾的長者,保持活動能力,享受生活一點一滴。計劃除了由社工、研究團隊及臨床心理學家携手合作推行之外,還包括一群非常有愛心的──『樂齡之友』。

由面對家庭困窘,到成為樂齡之友

穎儀今年60歲,原本與丈夫二人生活,上年因為希望照顧年近九旬的父母毅然放下工作,放下原有的居住環境,與兩老一同搬到剛完成重建的蘇屋邨。住在新的地方,而且可以和雙親同住原本是一件美事,但是原來要面對卻是接踵而來的問題。雙親因失去原有社區及人際網絡而出現適應問題;因失去政府津貼而帶來經濟擔憂;父親身體轉差,母親因過度憂慮而出現抑鬱狀況等等。孝順的穎儀面對重重難題,壓力和情緒也去到頂點。幸好透過中心社工對母親的情緒輔導,並連繫綜合家居照顧服務協助改善照顧安排,他們一家的狀況最終得到改善,而穎儀亦可重新實踐她退休時的心願。

整個賽馬會樂齡同行計劃的中心思想是:

  1. 透過逐步介入模式,支援有抑鬱風險的長者以作預防。
  2. 通過為專業人員提供培訓,建立推廣長者心理健康的重要資本。
  3. 提高社區對心理健康的關注,鼓勵及早識別和尋求幫助。
  4. 建立標準化的服務系統,根據風險及嚴重程度提供預防性支援及介入。

由2016月10月至2017年9月 深水埗地區服務統計:

項目服務數量
項目 服務數量
與地區潛在服務對象接觸 5,009人次
經接觸後發掘到有抑鬱風險長者 160名
經接觸後發掘到有輕度抑鬱長者 30名
生活動力小組 小組10個,服務人數110人
專題小組 小組3個,服務人數37人
情緒治療小組(認知行為治療) 小組7個,服務人數63人
地區開幕禮 服務人數1,390人次

老化是一個無可避免的過程,過程中,可能會面臨各種無奈和挑戰,我們期望透過『樂齡之友』的外展發掘,再以同行者身份的陪伴,加上社工的專業評估和輔導,讓有需要的長者能和我們同心、同步、同行地漫步人生路!

第 1 頁,共 1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