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03 八月 2017 15:25

釋放正能量 向抑鬱症說再見

Written by
家人的支持是長者心靈健康的良藥。
家人的支持是長者心靈健康的良藥
孝和大使(離院院友的家人) 定期探訪其他院友,可減低長者的孤寂感。
孝和大使(離院院友的家人) 定期探訪其他院友,可減低長者的孤寂感。
鼓勵長者積極參與活動和製作自己生命禮集,增加不少長者的人生整合性,是促進精神健康的好方法。
鼓勵長者積極參與活動和製作自己生命禮集,增加不少長者的人生整合性,是促進精神健康的好方法。

另類「三無」人士
陳伯患有抑鬱症,在中風後申請入住院舍,輪候了兩年多,終於得償所願獲安排入住心儀的院舍,但居住下來感覺卻事與願違,終日鬱鬱不歡,對院舍的服務諸事不滿,經常抱怨,採不合作的態度。社工在對他了解多些後,明白他行為背後的原因。
陳伯說他年輕時已被相士定斷他為「三無」;無家庭、無事業、無健康。陳伯因自覺出身寒微,照顧不了別人,所以沒有結婚,即無家庭。他以郵差為終身工作,收入微薄,即無事業。並且不幸於60歲便嚴重中風至要用輪椅代步,即無健康。到入住院舍,自覺健康日差,事無大小要他人協助,更覺無自由。
及後社工著力介入,安排院友參加懷緬治療小組,讓他回顧過往的重要人生歷程,察覺自己也有重要的成就、生活的興趣。在組內亦得到其他院友的支持及接納。小組完結後社工安排他在院內當義工,陳伯覺得院舍是接納他,重視他的,對院的態度也漸有改變。及後社工邀請他拍攝預前叮囑短片及參加「無言老師計劃」講座,陳伯毅然加入「無言老師計劃」,答應身故後將遺體捐贈予中大作教學用途。社工鼓勵陳伯參加懷緬小組,他自決要捐贈遺體至為陳伯撰寫生命故事集,陳伯深受打動,如其所言;能將自己的“臭皮囊”捐出造福他人,對陳伯來說也是一種成就。社工努力不懈,將陳伯由自怨自艾的抑鬱狀況,轉化為一積極的能量融入院舍生活。最近,院方配對一位女義工定期探望陳伯,陳伯為了答謝 “契女”的關顧,參加了「理工展才計劃」,設計了一件華麗晚裝予義工。

由被遺棄至成為別人的祝福
患有抑鬱症的恩婆婆今年67歲了,入住了明愛的護理安老院有年半的光景,從平日的接觸中,恩婆婆總愛獨個兒沉思,滿懷心事,鬱鬱寡歡。社工嘗試作介入,恩婆婆與社工分享,由她呱呱落地,便開始其坎坷的人生旅途。由於家境清貧且是女兒身,便遭母親遺棄街上,後獲母親的朋友勸導下,母親才拾她回家。由於她患有「大腦麻痺症」(當時的醫學未能識別此病患),手腳不協調,以致未能如一般孩童走路,一次因渴望與父親到酒樓品茗,便下定決心站起來,一仆一碌地走去茶樓,結果被父親喝罵,敗興而回,換來傷痕處處。小時好學的她,在校亦受到同窗的歧視和恥笑,被他們用石子擊打,不知不覺間培養出自卑的心態;到她長大接受職業培訓後出來工作。但噩夢沒有離開她,遭同事杯葛,還嫌棄地稱沒有這麼醜樣的朋友,進一步剌傷原本脆弱的心靈,失去對人的信任。後因自我照顧能力逐漸下降,便入住院舍。

婆婆在社工鼓勵下參加懷緬小組,與其他院友一起回顧生命的歷程,從中找到自己的付出和貢獻,肯定自己跨越障礙的毅力,由於她的堅毅受到組員的讚賞,恩婆婆初次感到被受接納,她更勇敢分享對死亡的看法,因此其後主動參與「預設醫療照顧計劃」的服務,關懷社區上有需要的人士,將自己一生攝製成短片,送贈區內團體,藉以鼓勵別人珍愛生命。自從參加了服務計劃之後,恩婆婆便積極參與院內服務改善計劃的小組,例如:院友代表會、試餐服務等,最後更以「跨越殘障,活學到老」為她的人生座佑銘,成為別人的祝福。

抑鬱症與長者
由兩位長者的故事反映長者罹患抑鬱症的情況,在香港著實十分普遍,長者因年邁面對各種各樣的困局,包括:
1)    角色損失(role loss),例如失去親朋摯友,失去健康,失去外表,失去謀生能力,失去活動能力,甚至乎起居生活要假手於人,
2)    對過往不愉快甚至或痛苦經歷不能釋懷,亦無從補救,
3)    各種病患帶來的長期痛症、生活限制。

種種因素令致患有抑鬱症的長者為數不少,不同的調查對長者抑鬱症的病發率有不同推斷,有調查甚至認為在院舍及日間醫院的抑鬱患者達40%之多。而根據趙鳳琴醫生於二千年的調查,70歲以上的長者約有7%患有抑鬱症。

明愛的院舍情況又如何呢?在我們的一千一百多位院友中,診斷為患有抑鬱症的長者共有82位,即7.5%,和趙醫生的調查結果相距不遠。順帶一提,除抑鬱患者外,院舍其他精神病患問題,依次為精神分裂、焦慮症及燥狂症。這群在情緒上有特別需要的院友和其他院友共住同一屋簷下,在照顧上著實有不少挑戰。要令他們回轉過來,須多方面介入。在此拋磚引玉,分享一下我們於院舍為精神康復者所提供的服務﹕
(1)    與醫生緊密聯繫:藥物治療是治療的基礎,須轉介予精神科醫生作定期覆診,並與醫生緊密聯繫,使醫生了解院友在院的日常情況;有需要時作ABC (Antecedent, Behavior, Consequence)分析及記錄,記錄院友情緒波動的前因後果,此舉對醫生掌握院友的情況大有幫助,特別在服用藥物上,如院友遇到任何困難,不肯服藥等,必須跟醫院即時聯繫。

社工重點介入:每個患者有不同的性格,需要介入手法因人而異,但從我們的經驗所得,以下要訣必不可少:接納、包容、關懷、體諒、尊重,要洞悉院友過往的經歷,建立「以人為本」的服務態度。發掘院友的強項及潛能加以運用,對院友投入院舍生活往往起著突破性的作用。社工要動動腦筋,創造多些義工機會予院友,例如房間大使、院友代表、保安組、膳食大使、圖書閣主管、園藝大使、關懷新院友天使、讀報/新聞報導員、小組導師、摺圍裙、摘菜、做壁報等等,抑鬱症患者如能踏出一步,擔任義工,定能更投入院舍生活,改善情緒。

(3)    與院友的親人保持溝通:院方如能與院友的摯親( Significant Others )保持溝通,雙方共同關顧院友,遇事時安排探望、安撫,對穩定院友情緒有極大幫助。

(4)    配對關顧,細水長流:始終院舍人手有限,如能安排義工為患者提供配對“人釘人”式關顧,配對相同信仰,相同藉貫義工,令院友感受到如親人般的個別關愛,減低他們被遺棄之感,對他們的病情亦會有所幫助。

(5)    院友及職員教育:院舍屬群體生活,彼此接納十分重要。一般人士對各種精神病患的認識不深,如能加強院友及職員對精神病的認識,有助他們包容、接納患者的需要,減少誤解。

如前所言,協助抑鬱症患者融入院舍殊不簡單,希望透過多專業的介入,前線同工的悉心照顧,能慢慢助他們踏前一步走出困境,迎接光輝晚年。

Read 611 times Last modified on 週五, 04 八月 2017 16:10